首页>>焦点新闻

鼓浪屿申遗纪实

厦门网    2017-07-10 10:08

原题:世界为“女王皇冠上的宝石”而歌

  鼓浪屿被誉为“女王皇冠上的宝石”。(本报记者 王火炎 摄)

鼓浪屿与厦门岛隔海相望。(本报记者 王火炎 摄)

  ●厦门日报记者 江曙曜 詹文 黄圣达

  大海扬波,蘸东海之浪写下这页历史。

  鼓浪奏琴,伴鹭江之音记录新的荣光。

  公元2017年7月8日。这一天,世界静默谛听,波罗的海畔传出历史的召唤: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宣布——中国鼓浪屿,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中国厦门,九龙江出海口,与厦门市区隔海相望。这座面积仅1.88平方公里的海岛,被习近平总书记誉为“女王皇冠上的宝石”,她再次惊艳世人。以绝代风华的绚烂,包容并蓄的气度,还有欲语还休的静美,写尽厚重人文,遗世独立。只静默在那,一世纪的目光在她身上便从未褪却。

  鼓浪屿是属于世界的,她包容着多元文化、融汇中西,于百年前就已日渐形成历史国际社区。一百多年间,多元文化不断融入原有文化,见证了亚洲全球化早期各种价值观念的交汇、碰撞和融合。今天,文化交融在其街巷、在其建筑、在其有机城市肌理中仍清晰可辨。

  九年申遗,不为一举成名天下闻,而为了寻找、发现、传承、保护鼓浪屿在这世界上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突出人文价值。鼓浪屿保护之路,从此站在了新的历史节点。

  抬头是你,低头是你——世界的“海上花园”,鼓浪屿。

  世界的目光

  在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这一刻,名满天下的鼓浪屿向世界昭示了其更为深刻久远的突出核心价值

  中欧,波罗的海畔,波兰。中国,鹭江水畔,鼓浪屿。

  2017年7月8日,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波兰迎来最美的季节诗情画意般的绿意,鼓浪屿也享受着它的天风海韵落日熔金。

  历史的回响,往往就在看似寻常之中悄悄萌动。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现场的画面与声音,飞速穿梭,越过山川湖泊、陆地海洋,传到远在鹭江之畔的鼓浪屿,传向全球的每一个角落——鼓浪屿申遗成功了!

  世界,为鼓浪屿而歌。

  时序越百年,鼓浪屿与波兰的联结,远不止结缘于这场宣言。

  鼓浪屿珍藏着一架1888年美国产的斯坦威钢琴,上世纪初,著名钢琴家、曾任波兰总理的帕德列夫斯基用这台钢琴在澳大利亚举办演奏会。许多年后,收藏家胡友义先生遇见这台古琴,重金买下,放在倾其所有家产建起的鼓浪屿钢琴博物馆里,供世人参观。

  仅是一个微小的细节,似乎又是遥相呼应的佐证——鼓浪屿是世界的。南中国的一个小岛早在百年前就与世界有着密切的联结,诸如欧美、东南亚很多国家。一世纪来形成的历史国际社区,成为它无可替代的特质,所有的物华天宝、旖旎风光、历史沉积、人文风华、中西交融,都在这世界家园中沉淀蕴育、完美融合。

  19世纪中叶,厦门开放为通商口岸,鼓浪屿逐渐成为各国居民的居留地。通过本土居民、还乡华侨以及来自多个国家的外国居民共同努力,鼓浪屿发展成为具有突出文化多样性和现代生活品质的国际社区,也成为活跃于东亚和东南亚一带的华侨、精英的理想定居地,体现了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中叶的现代人居理念。

  大英图书馆、英国国家档案馆等英国顶级“资料库”里,珍藏着大量上世纪居住在鼓浪屿的英国传教士的手书信件、日志;一个半世纪前,美国传教士Rev. Talmage牧师,在鼓浪屿第一次向中国人推广闽南话白话字,用罗马拼音字母来书写闽南方言,教当地人拼音识字;岛上900余栋历史风貌建筑,许多有着浓烈欧陆风格,罗马式圆柱,哥特式尖顶,伊斯兰圆顶,巴洛克式浮雕,门楼壁炉、阳台、钩栏、突拱窗,洋溢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色彩;从鼓浪屿兴起的厦门装饰风格新建筑运动,成为文化影响融合最突出的证明……

  有人惊呼,如此弹丸小岛,偏居南中国一隅,如何承载下这么厚重的历史与多元文化?在世界文化遗产专家看来,这就是鼓浪屿独一无二、不可替代之处。

  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不仅向世界宣布,鼓浪屿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它更是宣布了名满天下的鼓浪屿更为深刻久远的突出核心价值。每年蜂拥而来的游客,在这个小岛看天看海看建筑看风情,如此看了几十年,却鲜有人探知它风华背后的内核。

  而这一刻,历史重新召唤出鼓浪屿的灵魂,并向世界昭示,鼓浪屿的传承保护划下里程碑意义。

  历史的背影

  鼓浪屿的科学保护可以上溯到上世纪80年代,有一个伟岸的身影,深刻记录在鼓浪屿科学保护的时代历程中

  这一刻起,鼓浪屿开启了传承保护新纪元。为了这一刻,厦门城市管理者、岛上居民,及所有热爱鼓浪屿的人,已准备了整整九年。这是鼓浪屿遗产保护渐入佳境的九年,但把时间向前推移,关于鼓浪屿的科学保护,可以上溯到上世纪80年代。

  历史无法忘记:有一个伟岸的身影,深刻记录在鼓浪屿科学保护的时代历程中——

  1985年,时任厦门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习近平同志,饱含感情地说,“在城市的风景名胜区中,能够把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十分和谐地结合在一起的,为数不多。因此,我们有必要把鼓浪屿看成是国家的瑰宝,在一定高度上把鼓浪屿的建设和保护统一规划起来。”此后,这座城市的管理者在处理鼓浪屿建设与保护关系时,一直以习近平同志这段话的精神作为指导原则,贯彻实施。

  “没有习近平同志的这段话,就不会有鼓浪屿的总体规划和控制性常规,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关于风貌建筑保护条例以及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的出台。”鼓浪屿——万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回忆说。

  章维新,鼓浪屿游览区管理处副主任,1987年参与过鼓浪屿——万石山规划。作为总体规划小组的12名主要成员之一,他与当时在厦门任职的习近平同志有过工作上的交流接触。“习近平同志对这个规划小组非常关心,经常来指导工作。他常嘱咐我和工作小组的成员,一定要把基础资料摸齐、摸透、做实、做细,鼓浪屿的古树名木和风貌建筑,都是在那个时候一一完成普查的。可以说,正是在习近平同志的领导下,规划小组用了半年时间,将厦门风景名胜区的‘家底’给摸清了。”

  当时,厦门市政府成立鼓浪屿和万石山片区规划小组,面对的是历史交替时代的一个背景:当年鼓浪屿等地一些人环保意识不强,存在滥砍滥伐的现象。恰在那样一个环境保护观念相对薄弱的年代,习近平曾在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鼓浪屿上的树木很多是华侨引种进来的,这里面有很多稀有品种,一定要把这些古树名木保护起来,要把工作做细。

  事实充分说明,早在30年前,习近平同志对于鼓浪屿的保护理念,不仅限于风貌建筑,而是用全局的眼光,全岛保护,包括岛上的一草一木与历史人文。

  鼓浪屿——万石山片区总体规划做了4年,层层把关、四易其稿,终于在1990年由国务院审批通过,这就是最早的《厦门市鼓浪屿-万石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习近平同志从规划工作启动就一直领导这项工作,直到1988年离开厦门,赴宁德履新。

  无论在厦门,还是在省里,或是在中央,习近平同志始终关心着鼓浪屿,多次对鼓浪屿的保护作出指示。2002年6月14日,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习近平来厦调研时,诗意地指出:鼓浪屿是“女王皇冠上的宝石”,要摆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鼓浪屿科学保护30年、申遗九年,历届厦门市委、市政府正是遵循习近平同志对于鼓浪屿的保护理念,以“对历史负责、对子孙负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带领全市人民凝心聚力,规划先行、立法保障、整治提升,深入挖掘鼓浪屿的核心价值,让这颗“女王皇冠上的宝石”再度惊艳了全世界。

  家园的追问

  申遗是为了更好地保护,通过申遗深入挖掘鼓浪屿国际文化社区的内涵,找到其发展与保护的可持续之路

  人类社会,必然是在一次次对家园的探索和追问中前行。

  鼓浪屿,为何要申遗?厦门历届市委、市政府不断在探索和追问中,寻找答案。

  是为了一块世界文化遗产的金字大招牌?是为了世界级旅游名胜的一张“王牌”?利用这块金字招牌,一朝闻名天下知、促进旅游事业大发展?

  不!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裴金佳说,鼓浪屿是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和历史财富,申遗不是为了提高知名度,而是为了更好地保护,通过申遗深入挖掘其国际文化社区的内涵,找到鼓浪屿发展与保护的可持续之路。

  鼓浪屿早已手握世界级旅游名胜的这张“王牌”。此前,每年到鼓浪屿旅游的中外游客高达上千万人次,人满为患,以致不得不采取严格措施,限制进岛旅游的人数。

  名满天下的鼓浪屿,需要的是重新发现和挖掘最突出的普遍价值,并用国际通行的严格标准进行保护。正如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原副主席、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兼世界遗产研究会会长郭旃说的:“申遗工作就是遗产保护的护身符”。

  历史的发展,需要无数个高潮作为某个时代节点,去昭示存在与变化。鼓浪屿也需要一个新的契机,在探索与追问中回望过去,看见将来。开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保护之旅。

  专家认为,申报世界遗产对中国文化遗产的保护,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促进了从文物保护向文化遗产保护的跨越。更重要的是,对保护与遗产地发展之间关系的认识,更关注于文化传统的传承,关注于遗产社会价值的实现。

  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俞孔坚,十多年前就参与了中国申报世界遗产和对遗产进行保护、规划的工作,并进行世界遗产保护的全球战略研究。他说:属于中国的世界遗产,是中国区别于其他文化国度所特有的、不凡的价值所在,是中华民族的身份证。一项遗产申报成功,意味着一个国家的文化或自然资源得到了国际承认,成为全球人类遗产最精华的一部分。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鼓浪屿申遗,代表的不仅是厦门,不仅是福建,还是中国。

  除去世界范围的一套保护体系外,对于世界文化遗产,联合国强调各国家也应建立自己的保护体系。清楚了什么是最有价值的遗产,优先申报什么项目,国家才能形成关于遗产保护的国家战略,更科学、更全面地建立起遗产保护系统。

  2008年6月“福建土楼”申遗成功,福建省委省政府要求厦门市做好鼓浪屿申遗可行性调研。5个月后,厦门市委市政府决定,正式启动鼓浪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

  彼时,申遗大幕拉开。没有人知道,这条路要走多久,但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长期过程。历届厦门市委市政府以高度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带领全市人民,同心合力,砥砺前行,共同推进鼓浪屿申遗。特别是申遗进入“终极冲刺”阶段,省委常委、市委书记裴金佳,市长庄稼汉多次调研、开会,研究相关工作,明确努力方向,解决重点难点问题。

  国家文物局和省委省政府也高度重视,相关领导和专家一趟趟登上鼓浪屿,用脚步丈量这个只允许步行的小岛,对申遗工作给予具体指导。

  时代的共识

  鼓浪屿整治提升是时代共识,是厦门实现美丽中国的典范城市和展现中国梦的样板城市的具象体现之一

  鼓浪屿年轮里的绿肥红瘦、不知日月长的古榕,每天变化着表情静守小岛。都说草木有情,它们和岛上居民一样,最知这九年,鼓浪屿经历了什么。

  1.88平方公里的鼓浪屿,可供游览面积仅0.6平方公里,可最多一天曾接待游客超过12万人次。这座城市的管理者,并未为如此狂热的旅游浪潮喜上眉梢,反而担忧小岛不能承受之重。鼓浪屿申遗启动时,正值国内旅游业发展进入黄金期,和全国其他热门景点一样,小岛迎来了游客暴增,没过几年,这个日最佳承载量为2.5万人次的岛屿,游客数高位运行,超越极限。

  小岛宜居度和承载力失去平衡点,岛上旅游环境发生质变,低端商业过度泛滥,加剧市场化无序逐利,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侵蚀破坏,鼓浪屿逐渐陷入文化自我迷失的窘境。申遗是一面镜子,映照出鼓浪屿历史文化遗产的灿烂辉煌,也映照出鼓浪屿遗产保护的短板与不足。

  一道选择题摆在厦门市委市政府面前:选择蒸蒸日上的旅游业及其带来的经济利益,还是选择鼓浪屿净与静的回归?毫无疑问,必须是后者。

  但是,时空变迁、社会进步、场景更替、年轮叠加,鼓浪屿的变是必然规律的体现,是客观存在的现象——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收入的提高,老鼓浪屿人无时不在回味的过去的生活方式,已经无法完全“复原”;鼓浪屿回不到从前,也无须一味回到从前的“小岛寡民”。但,鼓浪屿该如何变?

  21世纪是城市世纪,城市发展成为决定世界的重要力量,全球城市将塑造这个世界格局。厦门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先锋城市,正处在创新驱动发展、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而鼓浪屿,是厦门实现城市功能优化、平衡城市快与慢的有效砝码之一,是体现“致力城市建设、成就城市人居梦想”的重要标志。

[责任编辑:周雪荧   来源:厦门网-厦门日报 ]